23 徐文兵讲黄帝内经 扁鹊八

黃帝紀年四七一六年

陽曆己亥年己巳月己未日

陰曆四月十八

西曆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
扁鵲姜殳

殳(shū):古代一種兵器。

殷常公,號丘宣。欲覓其徒而傅其術,至邯。邯有姜姓子曰殳,以慧聞名。常公見而欣慶,隨携之逰。

殷常公是黃帝學派傳承人。

慧不是小聰明,有點悟性、預見性,在當地小有名氣。

見而欣慶:發現一個好苗子,特別高興。

跟師學藝,登堂入室。

年余至長桑,適逢棄兒於道,以秋深,名曰扁,故擇居長桑,授徒乳子矣。

來到一個叫長桑的地方,或者長滿桑樹的地方。

歷史上很多故事跟桑樹有關,比如伊尹。

殳隨常公七年,聞之即知,知而能程其事,言對甚得,常公悦之。扁侍常公側,訥而少聲,齡或八歲,公亦任之。

殳跟了殷常公七年,一講就懂。

知而能程其事:能夠完整複述老師的話。

言對甚得:老師提問,他回答得也非常得體、恰當。

訥而少聲:扁很木訥,沒表情,沒話。

又三年,殳二十有三。常戯於扁曰:「汝貌若獬,聲若鵲,其聞不能知,知無其所謂。先生去,留之为吾司户可也」。

獬(xiè):獨角獸,能判斷是非曲直。

聲若鵲:聲音不好聽,像鳥。

其聞不能知,知無其所謂:聽到老師講的也不理解,理解也不知道該怎麼用。

將來先生去世了,就留下來替我看門吧。

話里話外透著人性的卑賤。

自視甚高,看別人很低,心性不成熟的表現。

扁對曰:「汝聞之能知,知,先生少督,非智也。汝知之能辧,辧,先生心懈,非識也。吾貌若獬,父母施也,吾聲若鵲,迺能鳴也」。殳大笑之,言於常公,公笑而已。扁自請之,遂名扁鵲。

扁鵲對答,你知道的都是先生傳的,並不是自己想出來的。

知道以後能不能分辨,分辨是非曲直,分辨各種場合下的具體應用。

懈:解釋的意思。

樣貌是先天遺傳,天造地化,是本性。

殳大笑之:殳無話可說,還透著看不起和鄙視的神情。

人要學會善待別人和善待自己。

修行好的人,走到哪兒一團和氣,讓別人感覺舒服。

異日,常公謂殳曰:「十年成汝,今可去矣。吾言於汝:居細無禍,災其自妄;且記。」殳去之。

常公望其道問扁曰「汝謂殳之去,可得安乎?」扁對曰「初安,再妄,復牢之。」公詫然曰「行乎?性乎?」扁對曰「兼有也,謂有:爭於勢,不敵者死矣。」自此,扁日奉而夜讀,勤勉而事焉。

居細無禍:只要謹慎小心地生活工作就不會出大問題。

所有的災難或飛來橫禍,大多來源於自己的狂妄、自大、自我膨脹。

初安,再妄,復牢之:開始有您的影響,一段時間后,內心的狂妄、自大、傲慢出來,壓抑不住,最後惹是生非,關到牢里。

行乎?性乎?:是他行為不當,還是命中註定。

南開大學校長張柏苓說過,人可以有霉運,但不可有霉相。

再艱難困苦、再不順的時候,自己的精神面貌不能倒下。

看大勢、趨勢,是道家修行人必備的本事。需要的基本條件:卑微和謙和。

勤勉:勤,勤快;勉,把事情做到位。

又三年,殳因治而涉罪,囚於牢。扁隨侍常公西行,途有不明,告先生,先生所釋,皆能記之。故其傳者,非言止矣,實心領而神會之躍也。

治:給別人治病。

釋:把濃度高的東西變成濃度低的是稀釋,外部捆綁釋開;內部捆綁很緊的鬆開叫解,解和釋不一樣。

內經的話解釋內經的問題,是解,以經解經。

內經以外的東西解釋內經的問題,叫釋。

話里話外東西,扁鵲都能理解。

被感化、感動,有了自己的神,和先生傳下來的東西有共鳴。

扁鵲三十有二,始治於人。先生出而自嘆曰:「吾自謂殳之可才,然吾知殳不亟扁。扁常曰不足以治,習耏其心。吾常自嘆其拙,今其學優於吾,安矣。」

先生亡於鎬。扁鵲居鎬南守孝三年,靜悟眞髓而不以物動,治疾療人不爲利往。四十有四歳名聞天下,曰「長桑扁鵲,神乎其人哉。」

最早認為殳是可造之材,到現在才知道殳比起扁鵲差遠了。

還以為他笨,沒想到他是精耕細作。

今其學優於吾,安矣:感歎扁鵲學時超過了自己,內心很安穩、安定。

靜悟眞髓:內心的安靜和平和,仔細把老師講的東西反復咀嚼、回味、提煉升華。

治疾療人不爲利往:給人治病,不為給多少錢心動,救人為目的。

然殳之聦,二十有三語謂皆盡其傳。四年而牢,禁其終生。豈非過於知辧之害,而無智識之果者耶?

殳耳聰目明跟老師學了十年,到二十三歲就說把老師東西學到了,結果過了四年坐牢,在牢里關了一輩子。

這種人狂妄、著急,停留在小聰明階段,忘了真正的修行是要培養煉精化炁,煉炁化神,煉神還虛的狀態。

長桑君和扁鵲是同一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