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 徐文兵讲黄帝内经 倉公四

黃帝紀年四七一六年

陽曆己亥年己巳月癸酉日

陰曆五月初三

西曆2019年6月5日星期三

今天是干支紀年四月最後一天,明天換成五月。

淳于意匯報了25個醫案,當時叫診籍。

醫案寶貴之處:真實、有理論判斷、產生的效果。

齊侍御史成自言病頭痛,臣意診其脈,告曰:「君之病惡,不可言也。」

診脈後說,這個病比較惡劣,預後不好,不能多說什麼。

即出,獨告成弟昌曰:「此病疽也,內發於腸胃之閒,後五日當2.png腫,後八日嘔膿死。」成之病得之飲酒且內。成即如期死。

癰:多頭的瘡,好發在肌肉豐厚的地方,現在叫蜂窩組織炎,紅腫熱疼,潰破出膿。

疽:陰性,扎得深,獨頭,陰疽,比如息肉、早期胃癌、骨髓炎等,稀湯寡水。

2.png(yōng):與癰同。

腸胃之間:十二指腸,中醫理論歸於小腸。

飲酒且內:醉以入房。酒能亂性,不知節制,透支陰血。

所以知成之病者,臣意切其脈,得肝氣。肝氣濁而靜,此內關之病也。脈法曰「脈長而弦,不得代四時者,其病主在於肝。和即經主病也,代則絡脈有過」。經主病和者,其病得之筋髓裏。其代絕而脈賁者,病得之酒且內。所以知其後五日而?腫,八日嘔膿死者,切其脈時,少陽初代。代者經病,病去過人,人則去。絡脈主病,當其時,少陽初關一分,故中熱而膿未發也,及五分,則至少陽之界,及八日,則嘔膿死,故上二分而膿發,至界而?腫,盡泄而死。熱上則熏陽明,爛流絡,流絡動則脈結發,脈結發則爛解,故絡交。熱氣已上行,至頭而動,故頭痛。

內關:特殊的診斷病名,外面看不出毛病,有點像橘子,裡面爛了,金玉其外敗絮其中。

頭痛原因:熱氣已上行,至頭而動,故頭痛。

中醫治病不是頭疼治頭,很高明哲理。

前額頭痛,胃有關係;巔頂頭痛,肝和胃有關係。

成功預測生死,如期應驗的病例。

齊王中子諸嬰兒小子病,召臣意診切其脈,告曰:「氣鬲病。病使人煩懣,食不下,時嘔沫。病得之心憂,數忔食飲。」臣意即為之作下氣湯以飲之,一日氣下,二日能食,三日即病愈。所以知小子之病者,診其脈,心氣也,濁躁而經也,此絡陽病也。

鬲:阻斷、隔絕。橫膈肌,分開胸腔和腹腔。

煩悶、吃不下飯,吐白沫,病因是憂心忡忡。

忔(yì)食飲:不想吃东西。

一日氣下,二日能食,三日即病愈:吃完藥,第一天氣下去了,第二天能吃飯了,第三天就好了。

脈法曰:「脈來數疾去難而不一者,病主在心」。周身熱,脈盛者,為重陽。重陽者,逿心主。故煩懣食不下,則絡脈有過,絡脈有過,則血上出,血上出者死。此悲心所生也,病得之憂也。

病因:悲心所生也,病得之憂也。

逿:音dàng。

徐老師病案

四歲女孩兒,好幾天不吃不喝,查不出問題。

徐老師腹診后發現:受驚嚇了,巨闕、上脘有結。

治療:點穴散結。點完穴,小孩兒就想喝水。

追問原因:游泳時嗆水受了驚嚇。

複診:龍骨、牡蠣煮水喝,解除後遺症。

齊郎中令循病,衆醫皆以為蹷入中,而刺之。臣意診之,曰:「湧疝也,令人不得前後溲。」循曰:「不得前後溲三日矣。」臣意飲以火齊湯,一飲得前溲,再飲大溲,三飲而疾愈。病得之內。

蹷:音jué,同蹶。

蹷入中:怕手腳冰涼過肘、過膝,再往上出危險,入中是寒氣往內臟走。

疝:內臟小腸從腹壁薄弱的地方凸出來。

不得前後溲三日矣:三天沒有大小便了。

一飲得前溲,再飲大溲,三飲而疾愈:吃一次藥,小便通了;吃兩次,大便通;三次好了。

病得之內:性交過度。

所以知循病者,切其脈時,右口氣急,脈無五藏氣,右口脈大而數。數者,中下熱而湧,左為下,右為上,皆無五藏應,故曰湧疝。中熱,故溺赤也。

中熱,故溺赤也:裡面有熱,有肉眼血尿。

齊中御府長信病,臣意入診其脈,告曰:「熱病氣也。然暑汗,脈少衰,不死。」曰:「此病得之當浴流水而寒甚,已則熱。」

號完脈說,受了外感天行熱氣,氣血弱了一點,不至於死。

病因:受了涼水激,寒氣入裏,身體發燒,病一直沒好。

信曰:「唯,然!往冬時,為王使於楚,至莒縣陽周水,而莒橋梁頗壞,信則擥車轅未欲渡也,馬驚,即墮信身入水中,幾死,吏即來救信,出之水中,衣盡濡,有閒而身寒,已熱如火,至今不可以見寒。」

莒:音jǔ。

擥:音lǎn。

衣盡濡:身體全濕了。

已熱如火,至今不可以見寒:過一會兒發燒,到現在身上還不能著涼水。

水濕、寒濕傷腎氣。

臣意即為之液湯火齊逐熱,一飲汗盡,再飲熱去,三飲病已。即使服藥,出入二十日,身無病者。所以知信之病者,切其脈時,并陰。脈法曰「熱病陰陽交者死」。切之不交,并陰。并陰者,脈順清而愈,其熱雖未盡,猶活也。腎氣有時閒濁,在太陰脈口而希,是水氣也。腎固主水,故以此知之。失治一時,即轉為寒熱。

一飲汗盡,再飲熱去,三飲病已:吃完藥,汗收了;再飲不發燒了,第三次病就好了。

病因:當時受寒傷了腎,沒有徹底治好,現在又有了發燒、惡寒症狀。

齊王太后病,召臣意入診脈,曰:「風癉客脬,難於大小溲,溺赤。」臣意飲以火齊湯,一飲即前後溲,再飲病已,溺如故。病得之流汗出㵌。㵌者,去衣而汗晞也。

風癉客脬,難於大小溲,溺赤:外面受了風,內在有消耗,傷在膀胱,小便發紅。

脬:音pāo,膀胱。

病因:出汗后为了凉快把衣服脱了,風隨著汗進入膀胱里。

中醫重視養身防病:出汗以後不能受風、不能見水。

所以知齊王太后病者,臣意診其脈,切其太陰之口,溼然風氣也。脈法曰「沈之而大堅,浮之而大緊者,病主在腎」。腎切之而相反也,脈大而躁。大者,膀胱氣也;躁者,中有熱而溺赤。

溼:音shī,通濕。

號脈,發現有濕氣加風氣。

齊章武里曹山跗病,臣意診其脈,曰:「肺消癉也,加以寒熱。」即告其人曰:「死,不治。適其共養,此不當醫治。」法曰「後三日而當狂,妄起行,欲走;後五日死」。即如期死。

消癉:慢性虛損性、消耗性疾病。有基礎病,又得了外感。

死,不治:這個病沒辦法,就別再治了。

三天以後,精神異常,會出現狂躁,從床上起來蹦起來跑。

山跗病得之盛怒而以接內。所以知山跗之病者,臣意切其脈,肺氣熱也。脈法曰「不平不鼓,形弊」。此五藏高之遠數以經病也,故切之時不平而代。不平者,血不居其處;代者,時參擊並至,乍躁乍大也。此兩絡脈絕,故死不治。所以加寒熱者,言其人尸奪。尸奪者,形弊;形弊者,不當闗灸鑱石及飲毒藥也。

病因:盛怒而以接內,大怒之下性交。酒後和大怒都是鼓動肝氣。

肺氣熱,形體出現衰敗。

臣意未往診時,齊太醫先診山跗病,灸其足少陽脈口,而飲之半夏丸,病者即泄注,腹中虛;又灸其少陰脈,是壞肝剛絕深,如是重損病者氣,以故加寒熱。所以後三日而當狂者,肝一絡連屬結絕乳下陽明,故絡絕,開陽明脈,陽明脈傷,即當狂走。後五日死者,肝與心相去五分,故曰五日盡,盡即死矣。

半夏本身是毒藥,心下沒有寒痰,吃下后傷身體,會造成喉頭水腫。

醫源性疾病。

齊中尉潘滿如病少腹痛,臣意診其脈,曰:「遺積瘕也。」臣意即謂齊太僕臣饒、內史臣繇曰:「中尉不復自止於內,則三十日死。」

癥比瘕厲害,積比聚厲害,一個是氣的凝聚,一個是物質的凝聚。

小肚子已經出現了瘀血和氣結,如不終止房事,三十天就會死掉。

後二十餘日,溲血死。病得之酒且內。所以知潘滿如病者,臣意切其脈深小弱,其卒然合合也,是脾氣也。右脈口氣至緊小,見瘕氣也。以次相乘,故三十日死。三陰俱摶者,如法;不俱摶者,決在急期;一摶一代者,近也。故其三陰摶,溲血如前止。

溲血死:尿血死。

西門慶死因。

病得之酒且內:喝完酒以後過度性交。